亚东军事网

《红高粱》折射的真实历史:高密孙家口伏击战

时间: 2017-08-06 17:47 来源: 新浪历史
导读看过电影《红高粱》的人都会记得,电影中有个地方叫“九九青杀口”,这个地方就在高密市的东北乡--夏庄镇(原河崖镇)的孙家口村。电影中有座石桥,就在孙家口村北胶莱河上。据当地老人讲,这座桥至少有200年的历史...

《红高粱》折射的真实历史:高密孙家口伏击战

看过电影《红高粱》的人都会记得,电影中有个地方叫“九九青杀口”,这个地方就在高密市的东北乡--夏庄镇(原河崖镇)的孙家口村。电影中有座石桥,就在孙家口村北胶莱河上。据当地老人讲,这座桥至少有200年的历史。《红高粱》中伏击日寇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这就是著名的“孙家口伏击战”。

小村庄成爱国教育基地

“孙家口是个不过百户的小村,但是你可别小瞧这个小村庄,抗日战争时期,发生在这里的伏击战,震动了胶东半岛,沉重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大长了咱中国人的志气,鼓舞了胶东人民全民抗战、长期抗战的信心与决心。”提及孙家口,高密市档案馆李淑芳馆长难掩自豪与兴奋之情。

李馆长介绍说,这场战斗发生在一九三八年农历三月十六日,抗日游击队曹克明部组织军民400余人,在胶州沙河公路孙家口村利用青纱桥及周围的地形,伏击了由平度返回胶州的日寇。此战毙敌39名,其中击毙一名日军中将中岗弥高,并缴获各种枪支50余支,子弹1万多发,同时并有10余名伪军被俘。一举震动了胶东半岛,沉重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大长了中国人民的志气,鼓舞了胶东人民全民抗战、长期抗战的信心与决心。

孙家口北距平度县城70华里,南距胶县县城50华里,西南距高密县城60华里,正位于三县交界的胶沙公路上。游击队曹克明部看中了三县交界的优势,一旦伏击战打响,这三个县城的日伪要得讯或增援,均需一定时间。兵贵神速,日军没有了时间优势,就没有援军可言,也就成了瓮中之鳖,游击队就可以利用这个时间差打一个歼灭性的伏击战。

“而且当时日本人欺负老百姓,祸害老百姓,老百姓听到要打日本都很支持。”李馆长说,她从历史资料中看到,日军修复胶沙公路时,强迫百姓出工,百姓撇开自己的活不干而去修路,受苦受累,有时还得挨打挨骂,分文不得。这条公路通车之后,日军驾车行驶在公路上,常以两侧的建筑物或树木、碑碣、甚至平民为目标开枪射击取乐。一位60多岁的老太太孙氏,在菜园里劳动,一时未作躲避,竟被日军一枪穿透了胸膛,当即死亡。

当时的老百姓生活的心惊胆战,一不小心就掉了脑袋,但是中国人不服输,也正是百姓的不断抗争,才给我们换来了安静和平的生活。

现在的孙家口位于高密市疏港物流园区,现在已经没有了当时的景象,但是住在附近的乡亲们一提到这次战役,言语中总会流露出自豪和兴奋之情。据老人张同臣回忆,这次战役让受苦老百姓从此解脱,虽然也有伤亡,但是更多的是消灭了敌人的气焰。

提起孙家口伏击战,李馆长说,将这些往事写出来,供读者阅读非常有意义,只有让更多的人听到这些故事,看到这些细节,才能感受到当时的情景,一起感悟前辈的艰辛,一起感悟历史的沧桑,一起珍惜现在的生活。

现在的孙家口建有孙家口伏击战纪念碑,已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周密部署消灭敌人

“孙家口伏击战占据有利地形和百姓支持”,李馆长说,这是一场既有准备,又有把握的战役,当然是胜券在握的。高密市档案局的工作人员你一言我一语地给记者讲述孙家口伏击战的经过,讲述中大家显得非常兴奋,好像这场战役刚过去不久。李馆长说,这和她们是高密人有关系,她们为高密在历史上的伟绩感到自豪。

据工作人员介绍,1938年农历三月十五日,有八辆载有日军的汽车经由孙家口北去,这八辆车于第二天仍由原路返回胶县。于是,曹克明与曹正直等便展开了伏击战的周密部署。

曹部于第二天,即三月十六日一早即将百姓疏散,将400多名游击队员一部分埋伏在南桥头孙家口沿街两侧的百姓家。又在方圆10华里内设下伏击圈,并安排部分游击队员扮作百姓于公路旁假装耕作。在村内街拐角处设有农民用来耙地的耙连在一起的路障,等待战斗。

八辆载有日军的汽车由北驶来,有五辆车先驶过石桥,第一辆车上架有一挺重机枪,进村转弯时,因弯大陂陡,等司机看清前面的路障时,轮胎立时被耙齿刺穿。汽车尚未停稳,埋伏在街两边百姓家的游击队员立即用手榴弹袭击,车内日军统统被炸死,由于双方交战距离太近,日军的重机枪失去作用。后面尾随的四辆车,拥挤在入村处的石桥头上,前进不能,后退不得。埋伏于两边的游击队居高临下,枪弹齐发,日军大部分被炸得血肉横飞。

据孙家口经历伏击战的老人回忆,有一个持指挥刀的日本军官跳下车,哇哇地指挥着车顽抗。在烟火弥漫中,几个日军爬进路边一家院里,疯狂向游击队扫射,十几个游击队员中弹牺牲。见日军火力越来越猛,游击队连长马福生带领数十名游击队员将一捆捆高粱秸点燃,抱着燃烧的高粱秸冲向车去,汽车终被点燃,曹正直即大喊:“上!”四周埋伏的游击队员一拥而上,将残余之敌包围,杀得残敌毫无抵抗之力,冲出的几个敌人四散逃命。

此时,在桥北头未过桥的三辆车,见前面战斗打响,即停止前进,在被埋伏的游击队袭击时,他们迅速下车抵抗,经过激战,被游击队全部消灭。一个日军逃至公婆庙村(今名东风村,下同)后,被村民王道利发现,便吆喝:“快来捉日本鬼子!”孙召亮、孙坚荣、张福臻等扛着铁锨、叉子等跟了上来。日军见势不妙,钻进一个水湾里,见王道利等追去,他即趴在水湾里垂死射击。时值春季,雨少地干,张福臻即扬土,使日军看不清目标,睁不开眼,老猎人王道祥趁机从旁边摸上去,土枪鸣响,日军负伤倒下。这时,一青年眼疾手快,趁机赶上前用铁锨将这个鬼子劈死了。

另有三个日军冲出后,沿河堤向东南逃窜,逃至马家园村时,被阻击圈内的游击队和群众挡住,他们钻进了坟地,凭借坟头顽抗。开始有两个游击队员受伤,后被游击队击毙两个日军。余下的一个逃至刁家丘,被群众杀死。经过7个小时的战斗共歼灭日军39名,此次伏击战游击队伤亡30名,群众10名。

日军反击酿公婆庙惨案

虽然孙家口伏击战取得了胜利,但在不久之后,便遭到了日军的反击。据高密市档案局的工作人员讲述,当时,人们都以为日军全被消灭了,殊不知还有一个日军在战斗中藏在孙家口孙美礼家的麦秸丛里,乘夜逃回胶县城,报告了被伏击情况,并为日军进行残酷的报复提供了线索。

在当时的历史记载中有一段文字记录,档案局工作人员说,真的不忍心讲述这次惨案,他们在看到历史记载时,感到无比痛心,文字记载比电影中的烧杀场面更残忍。

记者翻阅历史文献,让人痛心疾首的一幕跃然在目。一天,天还没有亮,驻青岛的一个中队的日军,分乘四辆卡车,来袭击孙家口。当车行至孙家口村南的公婆庙村东时,村里的老百姓大多没起床。有一位早起拾粪的人在村东围子外见有日军汽车,吓得撒腿就往回跑。日军误以为公婆庙村内有埋伏,此人为站岗者,便向村内开了枪。尚在睡梦中的公婆庙村民,听到从东面而来响成一片的枪声,即仓皇起身扶老携幼拥出大街小巷向村外逃去。日军打了一阵枪未见还击,又听见村内哭喊声。断定没有抵抗力量,方迅速冲进村内。

日军进村以后,便向逃亡的百姓开了枪,瞬间20多名无辜的村民倒在血泊中!接着,日军封锁了村口,挨家逐户搜查。村民王成恩等八位年纪大的人被几名日军赶到王道昌家中,反锁上门,将房上浇上汽油点燃,八位无辜老人全部遇难!一位妇女未及逃出,被几个日军堵在屋内污辱致死。

历史记载中,还有很多鲜活的例子,这些例子足以让每个中国人毛骨悚然,60多岁的老人王兆瑞已逃出,发现10岁的孙子尚在家中,不顾别人阻拦,绕道跑回家中,将孙子领出。谁知,刚一出门,被两个日军拦住,问道:“游击队哪里去了?”他答以“不知道”!日军听后,便朝老人的肚子踢去。孙子见爷爷倒下,扑向日军,搂着日军的腿,喊着要赔他的爷爷,被日军倒提双腿扔出去摔死!

日军在村里折腾了一阵子之后,又向村外追杀逃出去的群众。在村东,他们将20多名群众围赶到一条沟里,架起机枪扫射,霎时,鲜血染红了水沟。扫射之后,又用刺刀把每个倒下群众的肚子挑开。在村北,日军将十几名群众包围在一块坟地里,全部用步枪击杀。

日军在公婆庙村内外,一气屠杀了四个多小时,最后,他们又在村内空地上,用刺刀逼着捉起的十几名青年妇女剥光衣服扭跳,在光天化日之下将她们凌辱后枪杀。

时至中午,日军将公婆庙全村房屋都放上火,顿时全村变成一片火海。村民王乃聚70多岁的老母亲,侥幸躲过了日军的搜捕,却又被烈火烧死。

半天的时间,日军屠杀公婆庙村群众136名,杀伤、烧伤70多名。烧毁房屋800多间,牲畜、粮食、农具等损失不计其数。那时该村尚不满200户人家,受到如此屠杀与破坏,可以想象劫后残状。这便是高密抗战史上有名的“公婆庙惨案”。

这场伏击战,抗日游击队取得了辉煌的胜利,当地老百姓付出了100多条生命,日本侵略军欠下了红高粱之乡一笔惨重的血债。

相关专题
常勇 谢良 刘汝明 吴玉章 江一真 刘惠芳 刘彬 杨易辰 杨树根 罗炳辉 曹克明 沈蔚 赵先顺 孙仪之 郑位三 刘建绪 何柱国 吕展 王新亭 谷寿夫
相关新闻
相关标签
九九青杀口 孙家口伏击战 孙家口村 抗日战争 日军 曹克明 曹正直 李淑芳 红高粱 高密市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