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东军事网

广州人上海人对租界不同态度:一个不屑一顾,一个迷之倾慕

时间: 2019-09-11 11:23
导读试图完整地描述一个城市,几乎是不可能的,尤其对于一个拥有两千多年历史的超级城市,更是如此。作为一个生活在此超过15个年头的北方人,我对广州这座城市,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和体验。但即便如此,我也不认为对广州...

试图完整地描述一个城市,几乎是不可能的,尤其对于一个拥有两千多年历史的超级城市,更是如此。

作为一个生活在此超过15个年头的北方人,我对广州这座城市,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和体验。但即便如此,我也不认为对广州已经足够了解。很多时候,越了解,越觉得不了解。

广州是一个神奇的城市。2200多年来,尽管广州城不断扩张,但中心区域从未有大变,一直位于今天的越秀区范围内。在世界范围内,这种城变模式仅有罗马、亚历山大和广州三个城市。

广州遭受过三次屠城,最近的一次屠城,全城男女老少,几乎被杀光,一座繁华都市,沦为人间地狱。但广州人就像一个顽强的拳手,每次被击倒在地,抹一下嘴角的鲜血,又继续爬起来。

因为离皇帝远,离世界近,广州自有一套生活方式。

广州人淡定从容,见怪不怪。

最迟从唐朝开始,广州就已经是世界最大的港口之一了,城中外国人甚至多过本地人。什么稀奇古怪的人和事,广州人都见过。

古代中国,在文化上远远优越过东南亚、阿拉伯、非洲等地的国家,这种千余年来积累下来的文化自信,使得广州人面对外国人时,胸脯可以高高挺起来。对于外国人的态度,广州话里一句“鬼佬”,便能说明问题。

广州人喜欢的生活方式,始终是中式的,是烟火气的。对于西方文化,广州人可以接受,但无法发自内心地热爱。

举个例子。如今的沙面岛虽为租界旧地,至今仍有许多精美的欧式建筑,但在广州人心中,那就是一个网红拍照打卡的地方,没什么好看的,更没什么好吃的。和上海人对租界的迷之倾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上海是一张白纸,所以上海人吸收西方文化更彻底,更为崇洋,讲究格调。

广州人上海人对租界不同态度:一个不屑一顾,一个迷之倾慕

自从中国地面有租界以来,只有广州的租界比华界冷清。上世纪三十年代,有外地人到广州游玩,感慨万千:“沙面租界里冷落得与华界的弄堂差不多……反观我们这面的华界里,电灯照得如白昼一样的亮,大商店一幢幢地排立着,那气象真能压倒外国人的一切恶气焰。这也可算得广州的一桩怪事情。”

在广州,很少见到外国人作威作福欺压百姓的事情。外国人也知道广东人不好欺负,大家平等相处,倒也少了许多冲突。

广州原有的文化底蕴非常深厚。广州人对西方文化,从来不会全盘照抄,讲究的是合理改造。你看,广州很多西餐馆里,连干炒牛河都有的卖。你可以认为这很土鳖,但广州人感觉极度舒适。

在广州,不存在狗眼看人低。无论穷人富人,乞丐小偷,外国人北方人,都可以在广州生活下去。在广州,你可以穿得很随意,T恤短裤配拖鞋,照样可以进出五星级酒店大堂。路边小店里坐着喝粥的,也许就是身家亿万的有钱人。家里有十栋楼仍然要开小饭馆的例子,广州有很多。

因为离京城远,所以广州人更喜欢做生意。做生意就要有规则,就要讲信用,所以广州人对平等、守信、服务意识这些看得很重。

在这种风气的长期熏陶之下,广州的政府机关办事作风和效率,都非常好。有一次在海珠区公安分局的办证大厅,我真的被感动到了。工作人员面带微笑,详细指引,整个办事过程充满了愉悦。

至于去吃饭买东西,老板的态度更是没的说。在广州生活久了,去中国任何一个城市,都会不习惯。

所以每当有人说广州快从一线城市掉队了,我就会想,广州人什么时候在意过这些虚名?老老实实干活,快快乐乐生活,这是绝大多数广州人的想法。

但这绝不代表广州人不关心公共事务。

广州的媒体之敢言,全国有名。长期看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新快报这些报纸长大的广州人,具有更多的公民意识。他们会为一座可能会污染环境的垃圾焚烧厂选址抗争,他们会为一条面临拆除的老街道抗争。广州有过区伯,有过“拇指妹”和“举牌哥”。他们用独特的方式,积极参与对power的监督。

广州还有一批强势敢言的代表委员,他们经常对有关部门尖锐质询,这已成一种“广州现象”。

这一切都发生在广州,而且只可能发生在广州。这一切,有多珍贵,只有生活在这里的人才会懂。

我想,这些才是最值得广州人骄傲的。

相比之下,楼价不及北上深,GDP被深圳超越,后面还有成都杭州南京追赶……这些,会不会太小儿科?

有这些优势,广州怕什么?

相关专题
吴金果 海音 刘信达 西村 张玉良 上海宝贝 上海绝恋 许建平 张雯 蔡建华 草明 王生洪 张景贤 施平 张鹤龄 陈其五 姚以恩 伍孟昌 祝庆英
相关新闻
相关标签
上海 上海人 广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