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东军事网

少年丧父又被退婚约,成年又励志从政经商,最后于佛经中安然圆寂

时间: 2019-12-05 14:11
导读“吕碧城”,单是提起这个名字,可能好多人都是没什么印象,不过要说起她众多了不起的头衔,就非常令人羡慕了。 她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位女编辑,还是近代影响力最大的《大公报》的主笔人; 她是近代女权运功的带头人...

  “吕碧城”,单是提起这个名字,可能好多人都是没什么印象,不过要说起她众多了不起的头衔,就非常令人羡慕了。

  她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位女编辑,还是近代影响力最大的《大公报》的主笔人;

  她是近代女权运功的带头人,还是女子学校的校长;

  她是大总统袁世凯的秘书;

  她还是位企业家和知名的社会活动家。

  她就是吕碧城。

     欢乐时光虽然开始,不过却很短暂

  吕碧城1883年出生于太原,因为父亲曾中过进士,吕碧城自小就深受诗书之气的熏陶,早早就显出了同龄人不具备的才能。

  吕碧城7岁时就已经能和父亲对对子,除了诗词写作外,书画方面也是颇为擅长。吕碧城在父亲的教诲下,可谓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而且童年时代也是充满阳光和欢乐的。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吕碧城父亲一日闲来无事登上了自家的假山,可是脚下一不小心意外滑倒去世,而此也就是吕碧城人生中的第一次重大变故。

  当时的封建社会本就规矩严苛,尤其吕碧城不但是个女性,还是个孩子,更是地位有限,而且吕家有明确的族规说女孩没有继承权。

少年丧父又被退婚约,成年又励志从政经商,最后于佛经中安然圆寂

  吕碧城和母亲二人备受欺辱,甚至还有人教唆匪徒将其母子监禁起来,好侵吞财产。

  此种危急关头,吕碧城突然想到像父亲的生前好友们求助,当时才13岁的吕碧城果断将希望寄托于此,四处写信求助。

  说来也幸运,吕碧城之前的好多书信都像石沉大海一样,却有一封传到了时任两江总督的樊增祥手里。樊增祥很快的就被吕碧城情真意切的文字和过人的胆识所打动,决定帮一把这个小姑娘。有了两江总督这样的大官做靠山,吕家母子的危机也终于得到解除。

  吕碧城向两江总督求助的事情很快就传遍开来,而早就和吕碧城定下亲事的汪家却强行悔婚,理由则是吕碧城如此年纪的一个女子就能这样,等长大了过门的时候肯定难以约束,便找了个借口否掉了婚约。

  而这在当时那个年代来说,女子还未过门就被退婚,简直就像被钉在耻辱柱上一样,让全家人都抬不起头来。

  青春是什么?是奔逃

  1904年,已经21岁的吕碧城早已成长为进步才女,她不满足于传统的学识,希望能到天津学习新学继续深造。

  正当吕碧城满怀热情的向家人描述自己理想时,却突遭舅舅的一盆冷水:“本来就被退过婚,现在竟然还要一个人去天津上学,总是这样的抛头露面,算什么妇道。”

  可是吕碧城怎能安心于在相夫教子中,碌碌无为的度过一生。一天夜里,吕碧城未带行囊、身无分文的“逃离”了家中,孤身一人踏上了通往天津的列车。

  很快,吕碧城终于因为自己的才华而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大公报》创办人英敛之对吕碧城的一首《满江红》赞不绝口,并决定聘用其为编辑。

  后来,吕碧城深感中国女性地位实在低下,决定创办天津公立女学堂,并且自认总教习,还顺便成为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位的女校长。

  后来,吕碧城和女侠秋瑾相识,虽然二人的一些主张颇有不同,但是同为女性,又有着差不多相同的信仰,还是让二人十分的英雄相惜。

  后来,秋瑾因为起义消息败露,遭到清廷拘押,最终,秋瑾留下了“秋风秋雨秋煞人”的绝笔。无论是任何一个年代,起义都是一个绝对禁忌的词汇,尤其是那个已经千疮百孔的清朝。

  秋瑾死后,人人自危,最终还是吕碧城冒死派人给秋瑾收尸,后来又安葬于西湖岸边。秋瑾之死,令神州大地上的无数民主斗士一时噤声,而吕碧城的“侠肝义胆”也是相当令人敬佩。

  到底想要什么只有自己才知道

  秋瑾一个人的死,还不足以让清廷停止对起义派的打击,清廷派专人搜索秋瑾生前的一切蛛丝马迹,力求一网打尽,而吕碧城因为与其密切的关系,也“成功”引起清政府的注意。

  当时虽然仍处于封建社会,不过思想也是受到了较大程度的开化,而吕碧城这样的新时代女性自然也是钦慕者颇多,其中就包括袁世凯家的二少爷袁克文。

  袁克文对吕碧城更多是因为钦慕所以才想提供帮助,而当自己将此事告知父亲后,没想到袁世凯也是吕碧城的“粉丝”之一,当即就对案件主管部门说:“如果有书信来往就算是同党,那吕碧城还和我有书信呢,难道你们要把我也抓起来?”而吕碧城也终于成功脱罪。

  吕碧城听说此事后,当面向袁世凯答谢,吕碧城后来又经袁克文的推荐成为了总统府的咨议,又成为了民国时期第一位可以公开参与政事的女官

  后来就是袁世凯开始起称帝野心,虽然吕碧城曾极力阻拦,奈何自己身微言轻,而且袁世凯的野心膨胀。上一个封建社会才刚刚推翻,这又要有人开历史的倒车,于是吕碧城果断抽身退出,并投身于商界。

  吕碧城本就精炼才干,魅力超凡,再加上之前在袁世凯身边做事积累的人脉,才经商三年的时间就已经积累起一大笔财富。有了厚重的物质支撑,吕碧城丝毫不掩饰自己对美的追求,她将家里装修的富丽堂皇;出门赴宴穿的是最华丽的服饰;杂志封面上的她也是风度翩翩。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袁克文曾对吕碧城展开过疯狂追求,但是吕碧城的回应只是“袁家公子,只适合在欢场中偎红倚翠罢了。”

  吕碧城永远知道自己要的什么,不要的是什么。

  美到极致的灵魂的升华

  吕碧城从政和从商的生涯都很顺利,不过她的情感世界真的是种种悲怆,她幼年丧父又被退婚、一姐一妹也中途夭折,万般无奈和伤痛中,吕碧城开始了对命理人生的思考。

  1930年,吕碧城皈依佛门,后来又编写了佛经著作,无意之中又成为了女性译述佛经的第一人。后来二战爆发,吕碧城又以自己所学佛法“普度众生”。

  而可怖的死亡在如此的女人面前,似乎也变得优雅和庄重。1943年1月24日,时年刚好六十岁的吕碧城在佛堂诵经时安然圆寂。

  翌日清晨,吕碧城的骨灰和花瓣在一声声的诵经中,被洒入九龙湾的碧水之中。

  而吕碧城虽一生未嫁,可生如夏花、死若静秋,是不是也是所有人都追求的一种生活呢?

相关专题
曾雍雅 常勇 陈云开 亚历山大·瓦西里耶维奇·高尔察克 赵正洪 谢良 袁煦坤 朱良才 叶万勇 德川家定 孟京辉 王九龄 吕夷简 刘建华 周平 史浩 韩少功 姚雪垠 厄尼斯特·拉克劳
相关新闻
相关标签
佛经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