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东军事网

明朝奇事:老仆赌气,拿走主人财产外出经商,十年后主家成为首富

时间: 2020-05-25 16:25
导读仆人在中国古代是一种普遍的存在,既不同于今天的家政,也不同于宾馆的服务员,更不是公仆。一般来说仆人算是终身职业,要么是为了还债而卖身,要么是被中介介绍过去,也有可能是子承父业,世世代代在主家从事这种职...

  仆人在中国古代是一种普遍的存在,既不同于今天的家政,也不同于宾馆的服务员,更不是公仆。

  一般来说仆人算是终身职业,要么是为了还债而卖身,要么是被中介介绍过去,也有可能是子承父业,世世代代在主家从事这种职业。

  中国古代的家仆对主家来说是一种人身依附的关系,因此仆人对主人多半是忠心耿耿。

  这样在两千年封建社会,出现了很多可歌可泣的主仆佳话。

  今天这个故事从弟兄三人分家说起。

  明朝嘉靖年间,浙江严州府淳安县有姓徐的弟兄三人,父母均已作古,老父临终前跟三兄弟交代,吩咐三人好生友爱,不可分家,三兄弟喏喏答应。

  偏生老父去世没几年,老三不幸染疾,一命呜呼,丢下了妻子和二男三女五个未成年的孩子。

  过得数月,老大老二就开始嘀咕了,老三家孩子又多,现在又没有壮劳力,家全是靠咱哥俩撑着,咱俩这样未免太吃亏,不如干脆分家,各过各的,咱俩家的日子只能越过越好,省得都被老三家拖累。

  这种情况下分家,其实在中国古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只是难免有忤逆亡父遗愿之嫌,而且老三家娘子也哭哭啼啼,却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父母不是土豪也不是高官,也没有家财万贯,算是小康之家吧,哥俩马上行动,很快就将田地这些好分割的财产分割成三份完毕,最后只剩下一匹老马、一头老牛和一个老仆。

  牛马在古代农村是当仁不让的主要劳动力,自然是香饽饽,大家争抢不迭,可是老仆已经50有余,明朝人的平均寿命也就50来岁,说白了,50多岁已经离死不远了,根本就没有剩余价值,都已经榨干了,所以大家都不想要老仆,很正常不过。

  争执不下,大家就采用最“公平”的办法抓阄,想是使了手段,这样,老大家最后如愿以偿分到了牛,老二家兴高采烈得到了马,老三家很不幸,分到了老仆。

  三娘子一看分到仆人,当时心理就懵圈了,一个妇道人家带着五个子女,还要养活一个老仆,将来还要给人家料理后事,想想都头大。

  再说那老仆,他是本地平民出身,年少时因为殡葬父母需要用钱,借到了三兄弟父亲老徐这里,老徐仗义疏财,老仆以身相抵,就依附到老徐家中,主人就给他起了个名字叫阿寄,阿寄干活勤快,头脑灵活,深得老徐优待,没拿他当下人看,阿寄也很感激。

  分家的时候,老仆阿寄虽然不在当场,但也隐隐约约得知了当时的情形,知道三娘子被兄弟二人“陷害”了,于是阿寄就感慨万千:我这一个小老头,被他俩推来推去,还不如老马老牛有价值,真是悲哀啊。

  阿寄虽然是一仆人,还是垂垂老矣,但自尊心非常强。再说他本人虚心好学,脑子好使,很有脑子,也很有见地,只是因为自己地位卑微,没有施展才华的机会。如今自己分给了孤儿寡母,为了赌气,他就制定了一个雄心勃勃的发家致富计划,准备给老三家娘子打个经济翻身仗。

  寡妇也是爽快人,听到了老仆阿寄这个有理有据的宏伟蓝图,觉得非常可行,当即就拍板了,支持!

  于是,寡妇就把家中能够变卖的东西全部买了,将换得的银子全部交给了阿寄,郑重其事地说,我们老徐家复兴的事,就全靠您了,我信任您,只要能如您所愿,我定当重谢,即便发不了家,您老尽量别赔本。

  三天后,阿寄带着钱,不,其实也是带着女主人的重托,上路了。

  说到这里你一定好奇,阿寄选择了一条什么经商门路呢?你绝对没有想到,不是开酒店和饭店,也不是风味小吃,更不是养殖种植,而是投资生漆。

  古代没有高科技家具涂面工艺,全靠油漆,油漆来自漆林。

  中国人多消费水平高,从官家到私家对家具非常讲究,因此油漆市场的需求出现井喷之势。

  有需求就有市场,长江中下游地区漆产量急剧增加,各地漆园雨后春笋般建立。当时有句民谚:黄狗处处在,漆树遍地栽。

  姜还是老的辣,老仆阿寄涉足油漆行业不到一年,收益已经翻了几番,主母喜笑颜开,夸阿寄有眼力。可是阿寄踌躇满 志地说,这仅仅是开头,咱的生意是老鼠拖木锨——大头在后边呢。

  十年之后,徐老三家就成为当地首富,骡马成群,良田千顷,宅院多处。出入全是"豪车",来往皆是富豪。徐大徐二看得目赤耳热,但也悔之不及。

  寡妇此时已经成为响当当的贵夫人,她多次想兑现自己的诺言,要重谢阿寄,可是每次阿寄都推辞掉了,说以后再说。

  又过了几年,阿寄年老体衰,风烛残年,身体每况愈下,病重之际,主母在卧榻边问他有什么愿望。

  阿寄说,老奴的愿望其实早就已经实现了,我就是想用行动证明,自己比牛马更有价值。

  对于阿寄的愿望,徐夫人半信半疑,因为外界流传,阿寄在外已经有了相好的,还购买了房产和农田。

  不过即使是真的,徐夫人也没有丝毫的责怪。

  因为当初的家一贫如洗,如今不说富可敌国,也是富甲一方,儿子们也个个考取了功名,为国效力,赢得乡邻尊敬。

  这一切谁带来的,还不是阿寄老仆吗?

  别说花点钱,徐家的一切都是人家给的,怎么花都不过分。

  忽如一日, 老仆的人生路走到了尽头,徐家的孩子们全部赶来,为阿寄举行了隆重葬礼,还树碑立传,予以怀念。

  老仆三周年忌日的时候,徐夫人前来上坟,看见一衣衫褴褛的老妇人带着一位少年正在阿寄坟头烧纸,正欲匆匆离开,徐夫人上前追问,那妇人说自己是阿寄多年相好,也是一家女仆,年老没用,被主人赶出去,现家住城南破庙。

  徐夫人感慨万千,立做主张,将自己的家产四分之一分给那妇人,让其子学着做些营生,日后好成家立业。

  这正是,老仆有志,相当万头牛马;主人知恩,涌泉难报厚恩。

  (故事改编自冯梦龙《醒世恒言》第三十五卷 徐老仆义愤成家)

相关专题
耿炳文 袁煦坤 李麟 刘汝明 姚绶 元结 金涛 朱彝尊 翟永明 艾米莉·布朗特 果果 上海绝恋 李晓明 方明 孔明安 周穗明 阎崇年 陈明君 高士明 小野上明夜
相关新闻
相关标签
十年 明朝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