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东军事网

夺权陈诚 智斗宋美龄,蒋经国“接班”秘史

时间: 2020-05-26 13:59
导读对蒋经国来说,在20世纪50年代初,夺权要过的首关是“铁栏栅”陈诚。1950年3月1日,蒋介石在台湾“复职视事”,唯一有力量向蒋介石夺权的人,是陈诚,但是在当时,陈诚不愿也不敢向蒋夺权倒戈,但是任何人皆知陈诚是...

  对蒋经国来说,在20世纪50年代初,夺权要过的首关是“铁栏栅”陈诚。1950年3月1日,蒋介石在台湾“复职视事”,唯一有力量向蒋介石夺权的人,是陈诚,但是在当时,陈诚不愿也不敢向蒋夺权倒戈,但是任何人皆知陈诚是蒋经国进入“总统府”仕途中的一座“铁栏栅”,此一“铁栏栅”又是当时的蒋经国无力可移动的。

夺权陈诚 智斗宋美龄,蒋经国“接班”秘史

陈诚与蒋经国

  国民党的大员们都很迷信,他们所相信的成功要素是天时、地利、人和。

  陈诚曾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陈诚自1950年3月1日,由在台湾的“东南行政长官”提名为“行政院长”,国民党“中央副总裁”,“中华民国副总统”,“石门水库建设委员会”主任委员,权力不断上升。当时陈诚在台湾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只有少数独具慧眼的人才暗中知道有何人向他夺权。

  当时蒋经国的职位是:“国防部”总政治部主任,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委员,“青年救国团”主任,“行政院”不管部会政务委员,“国防”会议副秘书长,“国军退役官兵辅导委员会”主任委员,一共6个职位,看起来没有一个是党政军的要职,实际上,这就是夺权的“巧与妙”,蒋经国悄悄地培养社会基层力量,上面的大权由蒋介石一把抓,用不着他再去抓了。基层才是真正的权力的基石,才是他要趁早经营的重点。

  反观陈诚的四个职位:“副总统”,有蒋介石在上面,他做不了任何事。国民党的“副总裁”是在蒋介石之下,一切决定也是操之在蒋。“行政院长”是一个确实的有职权官位,但是“行政院”每周开一次政务委员会议,蒋经国每周均出席会议。有关重要军政人事呈报“总统”核准时,三次就有两次不准,如陈诚建议胡琏任“陆军总司令”不准,建议刘廉一任军团司令不准。陈诚心里有数,于是每天上午8时准时到台北市凉洲街“石门水库建设委员会”上班,专心当“主任”委员了。

  第二关智斗宋美龄

宋美龄与蒋经国

  宋美龄是蒋经国成功路上的木栏栅。1950年3月1日蒋介石在台湾复职时,宋美龄不在台湾,也不在内地,蒋介石失败,残兵败将在从内地撤退的一切狼狈情形,宋美龄都没有看到。1950年6月朝鲜战争发生了,美国出兵韩国,杜鲁门宣布台湾海峡“中立化”,宋美龄就回到台湾。当时,蒋经国亲自到台北松山机场第一个登上飞机欢迎宋美龄,大声呼唤,妈呀!你回来了!我们向你献花!你辛苦了!此时宋美龄已经差不多两年没有见过蒋经国了,蒋经国判若两人,此时的蒋经国有礼貌、热情、恭顺,还亲自扶着妈妈下了飞机。

  宋美龄的亲属,包括宋霭龄、宋子文、宋子安、宋子良、孔祥熙、孔令侃等,他们都跑到美国去了,就是回到台湾也不再是“行政院长”、“财政部长”、“外交部长”了。当时他们偶尔到台湾也只是观光旅游而已。然而“满床儿女抵不上半床夫妻”,宋美龄的枕边私语仍然对蒋介石有相当影响力。蒋经国深懂此中玄机。

  巧用“太子”为正名

蒋经国

  “太子”,这个名字是帝王时代的产物,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在20世纪50年代的台湾出现。中国数千年的帝制,为了“太子”之争发生过无数次骨肉相残的暴乱,台湾在“民主法治”的口号下,实在是不应当再有“太子”出现。但是,事实上“太子”还是出现了,并且带有传奇性色彩。

  1950年3月蒋介石“复职”,6月朝鲜战争爆发,台湾获得美国军援、经援,在美国各方面支撑下,蒋家统治稍为稳定了一点。在1951年上半年间,从台湾当局的上层高级军政大员们的口中突然喊出了蒋经国的外号“太子”,从那时起蒋经国本名没有了,只要口头提到“太子”,人人皆知是指蒋经国。

  “太子”本是恶名,是民主国家极不恭敬且叛逆之名字。但怪哉,当时的蒋介石“总统”没有制止,一向以来蒋经国到处都有人向他打小报告,就是“太子”之恶名却没有人向他打小报告,他的政工人员千千万万,对此更是充耳不闻,这是为什么?其实这就是心战!喊给陈诚听的!叫陈诚识相点,“太子”才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

  夺权必先夺党位

蒋经国和蒋介石

  国民党中央委员,此一职位是决定人事之关口,而“中常会”则是蒋“总裁”在国民党中的代理人,夺权必先夺党。“国防会议”副秘书长,是统一指挥情治单位,在维护台湾社会安宁之秩序下,可进一步保卫自身警卫之安全。“行政院”政务委员,外人多不知此一职位,实际上就是蒋介石在“行政院”放一个眼线,把陈诚看紧,使其无法在行政院全力行使职权,因为台湾当局的“宪法”规定,“行政院长”是对“立法院”负责,“行政院”之职权可以和“总统”职权对抗,蒋经国进了“行政院”,陈诚只有去石门水库办公了。“青年救国团”是把台湾初中以上到大学各级院校,不论公立或私立一律编成军事组织,一个团一个团给以番号,战时动员立即以平时之名册点名集中成为预备兵,随时可补充三军作战。但是,台湾从没有下动员令,故每一所学校蒋经国均派有政工人员为学校军训教官,把学校的师生都看得紧紧的。

  在蒋经国6个职位中,最不容易做好的就是“退役官兵辅导就业”。这些阿兵哥也好,阿兵官也好,当兵打仗扛枪吃粮几十年,现在退役了,他们除了会放枪之外无一技之长,如何去就业?虽是难题,但是蒋经国却能把他们安置过得去,算不容易了。数十万退役官兵在台湾这样小的地方安定下来,没有社会问题,这反映了蒋经国的基层工作做得比较扎实。

  同根相斗不相煎

夺权陈诚 智斗宋美龄,蒋经国“接班”秘史

蒋介石视察国民党军官训练团

  蒋介石生前的初衷,是极力提拔蒋纬国,希望他能够掌握军队。任命蒋纬国为“三军联合大学”校长,其目的即是希望所有国民党陆海空三军高级将领均成为蒋纬国的学生,中国传统最重师生关系,蒋介石自己就是以黄埔军校校长起家的。谁抓着了军队中的师生关系,谁即成功了一半。蒋纬国聪明才华有余,但是稳健沉静之工夫则不足。蒋纬国在“三军联大”会议上有一次说:“我的母亲受了一辈子委屈。”此语一出,立刻在军中引起骚动。因为蒋纬国的母亲不是宋美龄,不是毛福梅,而是另一位几十年来被保密的女士。究竟谁给这位女士以委屈呢!话一出口便不能收回。这使人联想到蒋介石问题太多了,也使人敏感地联想到蒋纬国对其父亲不满,要为母亲向父亲算账了。不但在军中好事者在骚动,而且弄得蒋介石面上也大无光彩,宋美龄也感觉局促不安了。同样一句话:“我的母亲受了一辈子委屈。”蒋介石自己不知讲了多少遍,而到处受人赞扬;但同一句话,儿子说了则引起波涛汹涌之骚动,多少人为之难堪。另一件事,蒋纬国任“三军联合大学”校长,把5岁的儿子蒋孝刚带到校长办公室中顶到头上照了一张相,然后交给台北《联台日报》登在报上,相片登出之后引起舆论哗然:校长办公室是庄严之地,怎么可以把自己儿子带到办公室中骑到自己头上照相,而又登之报端,师道之尊严到哪里去了。报纸一出,有人向“监察院”检举,“监察院”实施调查,蒋纬国被“师道”大帽压死了,只有请辞“三军联大”校长,辜负了蒋介石提拔之苦心。

  正位之战费心机

蒋经国和蒋介石夫妇

  1971年10月2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压倒多数的得票支持下,恢复在联合国的席位,台湾被迫离开联合国,1972年2月,美国总统尼克松访问北京,中美发表《上海公报》,台美联防关系动摇。同年9月日本首相田中角荣到北京签约,宣布中日建交,台湾被迫和日本断交,蒋介石的地位动摇,声誉急速下降,而且老病缠身。上面罩不住了。蒋经国知道自己不能再隐藏了,如不立即正位,将前功尽弃了。蒋经国立即示意严家淦辞“行政院长”,严也不负蒋介石多年提拔之苦心,“立法院”当然同意了。蒋经国任职“行政院长”表面上是严家淦之选贤推荐,而非蒋介石“父子私相授受”。蒋介石第5次连任,路都不能走了,此时是“反其道”,蒋经国“提拔”蒋介石了!蒋介石第5任连任时没有提名新“行政院长”,蒋经国是继续连任。

  1975年4月5日,蒋介石逝世。严家淦以“副总统”正位“总统”,蒋经国没有向新“总统”提出内阁总辞,新“总统”也没有向“立法院”提名新“行政院长”,一切以不变应万变了。严家淦因为不是国民党的“副总裁”,当然不能正位“总裁”了,蒋介石去世,蒋经国“子丁父忧”,不能不表示一点孝意,而向中国国民党中央党部提请辞职,中央常务委员会宣示慰留,同时给予丧假一个月。此点是心机之妙算,因为如果依照“宪法”之规定向新“总统”辞职,则权在新“总统”一人之手中。“知人知面不知心”,如果新“总统”翻脸不认旧,不愿再做傀儡,大笔一挥:孝心可嘉,勉如所请。若此则蒋经国25年处心积累建立之基业一朝尽去矣!向国民党中央党部请辞,此时国民党党中央无“总裁”,无人作主,此种请辞原本就是假惺惺一番,绝对不可弄假成真。故一切都在十拿九稳之下小心而审慎进行。“身后之事谁管得”,蒋经国的心机妙算进一步成功了,他可以爬上“顶峰”了。

  蒋经国党、政、军权系一身结束28天“总裁”争夺战

  蒋介石去世,国民党党中央没有头了,不过此际还有一点风浪,还在蒋经国在大溪守丧期间,台北有关“总裁”之争已经开始了,有的人想把严家淦扶上宝座,又有些人拥护宋美龄,而宋美龄也非常热心做国民党“总裁”。蒋经国一看情形不对,哪管重孝在身,守孝满期不满期,于守孝28天之夜秘密返回台北,第二天召开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议,因为宋美龄是评议委员,不出席常务委员会议,在宋美龄一点不知情之下,由严家淦提名蒋经国为国民党中央主席,并且以起立方式表决,此时特务环顾,谁敢不起立,蒋经国满堂红当选了国民党主席,同时决议宣布国民党保留“总裁一章”在党章中作为对蒋介石“总裁”之纪念,今后国民党废除“总裁制”,结束了台北28天的“总裁”争夺战。只是守孝未满一个月,只是少了l天不合礼制。反正守孝只是做给老百姓看的,痛之心老早没有了。

相关专题
蔡长元 胡晓峰 陈云开 小乔治·史密斯·巴顿 申万胜 伍德沃德 米菲在美术馆 伯纳黛特·瓦茨 武嘉慧 杰克·万斯 雷蒙·桑顿·钱德勒
相关新闻
相关标签
夺权 宋美龄 蒋经国 陈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