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东军事网

一代战神慕容恪才具文武,一心为国,却如何埋下了败亡的种子?

时间: 2020-06-30 13:32
导读在中国历史上的慕容鲜卑,是非常奇怪的一个族群。他们本是当初慕容先祖檀石槐座下中部大人的后裔。发展到魏晋时期,他们已经是雄踞辽东的一支非常强大的力量。这之后,从慕容廆开始,连续三代的慕容鲜卑强人辈出,击...

  在中国历史上的慕容鲜卑,是非常奇怪的一个族群。他们本是当初慕容先祖檀石槐座下中部大人的后裔。发展到魏晋时期,他们已经是雄踞辽东的一支非常强大的力量。这之后,从慕容廆开始,连续三代的慕容鲜卑强人辈出,击败了曾经盘踞在辽西的段部鲜卑和世仇宇文鲜卑,统一了今天的东北地区,并在如今的华北地区建立了前燕、后燕、南燕等政权。可惜的是三代之后,慕容鲜卑一落千丈,败给了新兴的拓跋鲜卑,失去了一统江北的机会。

  三代慕容强人之中,战功最为耀眼的是第三代的慕容恪和慕容垂,两个人都是英雄少年。曾经的慕容鲜卑,皇帝慕容儁出坐镇中央,慕容恪为帅,慕容垂为先锋,这种黄金的组合在当时战无不胜。统一东北之后,更是横扫了高句丽,击败了强大的后赵,并杀败了不可一世的冉闵。所不同的是,慕容垂的寿命比慕容恪长,所以他的功绩就显得更为耀眼。但其实,如果有慕容恪在,慕容垂永远只能是先锋,根本无缘坐镇主帅。今天,我们就来说一下这位慕容家的传奇主帅——慕容恪。

  小试锋芒

  慕容恪是前燕文明帝慕容皝的第四个儿子,但是由于他的母亲高氏不被宠爱,所以慕容恪一直不为父亲重视。到了十五岁时,慕容恪虽然也长得高大伟岸,但是慕容家的男子普遍一表人才,他也不是特别出众。但是好歹他也是慕容皝的儿子,父子间的聊天还是会有的。时间稍长,慕容皝突然发现,每次和他对话,慕容恪都能说出经世之理,和其他儿子的见解完全不同。慕容皝也是慕容家的顶尖人物,他觉得这个儿子很不一般,于是就交给了他一支军队,让他自己独自训练带领,准备日后建功立业。

  很快考验慕容恪的时候就到了。本来慕容皝与后赵石虎约定,共同攻击段部鲜卑,瓜分其土地和财产,但是慕容皝此后看到机会,单独出击,一战得胜,自个占了全功。这下后赵的活阎王石虎不干了,他以燕军违约独攻段部鲜卑,并劫掠当地为由,于后赵建武四年(338年)五月,发数十万大军,围困大棘城(今辽宁义县)。两军相持十余日,赵军都无法攻破城池,于是稍稍后撤,准备蓄势待发。慕容皝见赵军撤退过程中队形稍乱,于是派年仅15岁的慕容恪率2000骑兵出城厮杀。石虎大惊,军队瞬间崩溃。慕容恪乘胜追击,大败后赵军,斩首三万余。

  同年十二月,段部鲜卑首领段辽向后赵请降,但后又反悔,悄悄请降于前燕,双方合谋设伏,准备攻击后赵军。此时后赵征东将军麻秋、司马阳裕等不知就里,正率兵3万前去受降。慕容恪带精骑7000在半路埋伏,大败麻秋于三藏口(今河北承德),赵军死亡大半。

  咸康七年(341)年十月,燕王慕容皝以慕容恪为渡辽将军,镇守平郭。平郭此地,东临高句丽,在慕容仁死后很久无人能保此处平安。慕容恪来至此处,抚旧怀新,屡破高句丽兵,高句丽士卒遂不敢再入燕境。

  永和元年(345年)十月,慕容皝令慕容恪攻打高句丽。慕容恪攻拔南苏(今辽宁抚顺市东苏子河与浑河合流处),派兵留守。永和二年(346年)正月,慕容皝派慕容恪与世子慕容儁、慕容军、大将慕舆根及1.7万骑兵袭击扶余国。慕容儁坐镇中军指挥,而慕容恪则统帅诸军冒矢石进击,攻克扶余,俘扶余国王玄及部落5万余口而还。

  战场巅峰

  永和六年(350年),后赵大将军冉闵占据邺城,灭亡后赵。前燕皇帝慕容儁看准机会,派慕容恪攻破中山(今河北定州),继而占领幽州,准备图谋中原。

  冉闵在之后的襄国大战中一败涂地,损失大量人力物力。加上处理国家事务不当,他所建立的冉魏陷入连年战乱,损耗严重。永和八年(352年)四月,邺城缺粮,冉闵带领一万多军队前往各地征粮。慕容恪得知情报,统十万大军,将冉闵堵在路上。冉闵自恃勇猛,不听将军董闰、张温的苦劝,与慕容恪开战。魏燕两军交战十次,燕兵皆败。但是,慕容恪统兵有方,冉闵虽然一直获胜,但是无法取得决定性的优势。许多燕军不像主将一般骁勇,渐渐地有了畏惧之心。慕容恪于是在阵前激励将士,说道:“冉闵有勇无谋,其军饥疲难用,必然已经到了崩溃边缘,只要我们再努一把力,定可击破。”

  冉闵虽然连胜,但是士兵连续作战,确实已是强弩之末,他此刻想的,就是速战速决。他知道,自己所部步兵更多,所以要引诱燕军骑兵至丛林作战,方可大胜。慕容恪见冉魏军移动,立即猜到了对方主将所想,便采纳参军高开的计策,派出轻骑截击。冉闵勇猛,轻骑自然无法取胜,但是足够刺激他。他轻松击败燕军骑兵,觉得不过瘾,于是乘胜追击,不知不觉来到了一马平川的死地。

  冉闵毕竟是勇冠天下,面对敌人优势兵力也毫不畏惧,反而指挥士卒猛烈冲击,将燕军分割为三部。慕容恪居于中军,此时他早已挑选了善于射箭的精骑五千人,以铁锁连接战马,结成方阵向前推进,左右两翼也同时从侧后包抄。如果放到世界军事历史上看,这正是亚历山大大败波斯军队的“砧板战术”。冉闵杀得性起,不知厉害,直突燕军中部铁马方阵,杀死了对方勇士数百人。但是铁甲连环马阵势严整,一时根本无法被冲破。时间一耽搁,燕军侧翼部队已经完成合围,冉闵军队大败,被斩杀七千余人。冉闵本来仗着座下朱龙马神骏,突出了重围,向东走了二十余里。但此时,饶是宝马也有自己的极限,朱龙马疲惫不堪,最终累死。而冉闵也被燕军所俘,并被送往龙城被杀。

  冉闵被俘,他的儿子冉操投奔镇守鲁口(今河北饶阳)的大将王午。但王午意图割据,自称安国王,对抗前燕。八月,慕容恪率军攻打鲁口,但王午一方面凭借城池准备抵抗,另一方面示好燕军,将冉操送来邀功。慕容恪看鲁口城池坚固,便不硬攻,而是将城外的庄稼尽数收割,撤回中山。元玺三年(354年)二月,慕容恪再次发兵围鲁口,而鲁口因为粮荒,再也无力抵抗前燕大军,被慕容恪轻松攻破。前燕皇帝慕容儁非常高兴,以慕容恪为大司马、侍中、大都督、录尚书事,封太原王。

  这之后,慕容恪又通过打击投降东晋的宁南将军吕护和东晋泰山太守诸葛攸,将前燕的控制区域成功的推进到黄河以南,对东晋构成了直接的威胁。建熙六年(365年),慕容恪与慕容垂共同攻克了洛阳,俘虏扬武将军沈劲,随即略地至崤山、渑池,关中大震,逼得前秦天王苻坚亲自到陕城进行防备。慕容恪在战场上的荣光达到了顶点。

  无私辅国

  光寿三年(359年),前燕皇帝慕容儁患病,眼看不行了。他赶紧召来慕容恪,对他说:“朕得病如此,恐怕时日无多。寿命长短,本没有什么可怨恨的!只不过,现在秦晋二贼未除,太子慕容暐年幼,朕担心他应付不来。朕想效法宋宣公,将皇位交给你。”

  慕容恪赶紧拒绝,说道:“陛下这是哪里话来。国家自有储君,怎能乱了规矩。再说如果陛下认为臣能够承担安定天下的重责,难道就不认为我有能力好好辅助少主吗?”慕容儁听后十分高兴。

  光寿四年(360年)正月,慕容儁病情突然见好,于是决定在邺城大阅郡国之兵,准备对秦、晋用兵。但是这实际上是他的回光返照。不几天,慕容儁病情突然转危,他马上召集慕容恪、慕容鹜、慕容评及慕舆根等重臣前来接受辅政遗诏,旋即病逝,时年四十二岁,葬于龙陵,谥号景昭皇帝,庙号烈祖。

  皇太子慕容暐不久后即位,但是他此时年仅十一岁,没有办法处理国政。于是,他尊皇后可足浑氏为皇太后,以慕容恪太宰、录尚书事,行周公事,总摄朝政。

  不过,当朝的辅政太师慕舆根却看着慕容恪不顺眼,他自恃战功显赫,容不得别和自己平起平坐。于是他开始搞小动作,先是挑动可足浑太后干政,来干扰慕容恪,并对慕容恪说,支持他夺取皇位。但慕容恪还是那句话,国家继承有序,不能乱了规矩,所以坚辞不受。

  吴王慕容垂等人觉出政局潜流,为了维护慕容恪,劝他诛杀慕舆根。但慕容恪认为皇帝新死,国家安稳为首要,所以决定暂时忍耐。慕舆根得寸进尺,一计不成再施一计,挑拨太后情绪,想让她诛杀慕容恪。所幸新帝慕容暐支持慕容恪,劝止了母亲。

  这个时候,前燕已经将都城迁到了邺城,以旧都龙城(今辽宁朝阳市)为留京。慕舆根再出第三计,以思恋辽东祖地为由,力劝太后和慕容暐还都龙城!慕容恪闻言大怒,说道:“这不是要放弃中原土地吗?我大燕将士浴血奋战得来的战果,岂能拱手让人!”于是他联合慕容评,向皇帝和太后密奏慕舆根罪状,同时派卫将军傅颜,带兵诛杀了慕舆根及其党羽。

  皇帝新死,慕容恪就诛杀辅政重臣,国内反对情绪情绪很高。但慕容恪举止如常,出入都只有一人跟从,不肯加添守卫。朝局就在他的冷处理之下,慢慢平静下来。不久之后,慕容恪奏请皇帝大赦天下,并停发慕容儁生前所集各路兵员,让他们返回驻地。同时,他开始正式受任理政,以小心严谨为原则,与司徒慕容评共同协作,不为专权。同时,他还大力为国家选拔优良人才,并积极发展生产,燕政为之一新。同时,他待人以宽,官员们凡事做了一点好事,他就大力表扬;如果做了错事,他也不加责骂,很多人因此乐于为之用命。

  身后凄凉

  建熙七年(366年),就在攻占洛阳之后不久,慕容恪突然患病,并很快发展到卧床不起的地步。慕容恪感觉自己的寿数也已经到了,此刻他深深忧虑的,是皇帝慕容暐手中并无实权,而太傅慕容评又多猜忌不能容人,搞不好会对国家不利。于是,他便对另一位辅国重臣,慕容暐之兄、乐安王慕容臧举荐吴王慕容垂,希望他能接替自己的辅政位置。但是慕容臧知道慕容评与慕容垂不合,怕得罪人,所以没有听从慕容恪的话。

  眼见慕容恪病体沉重,皇帝慕容暐亲临府邸,向他询问后事。慕容恪强撑病体,再次向慕容暐推荐慕容垂:“我听闻,傅说举荐士人,板筑之人都可以获得重用,更何况是国家的懿籓呢!吴王兼具文武之才,才能不下于于管仲、萧何。陛下如果把政务交给他,国家就能获得安定。不然,我怕秦晋二寇会有异动。”慕容暐感慨良多,握住叔叔慕容恪的手,泪如雨下。

  这之后没有几天,一代人杰慕容恪,就在举国的悲声中撒手人寰了。他死后,经过朝廷商议,赐其谥号为桓,算是对他一生功业的肯定。

  但是慕容恪之后的燕国,国运突然急转直下。太傅慕容评果然容不下慕容垂,串通多方势力想要谋害他,慕容垂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便举家投奔了前秦,燕国失去了一位能征惯战的战神。而前秦天王苻坚,也抓住机会,大举伐燕。燕国的很多官员,在慕容恪宽仁放纵下,已经养成了因循守旧的毛病。加上慕容评此刻党同伐异,造成人心大乱,国家再也无力抵抗前秦的进攻,被敌人一举攻进首都,慕容鲜卑的第一个政权前燕就此灭亡。所幸的是,这之后的苻坚如同慕容恪附体,都投降的敌人过分的宽容,才让燕国保住了种子,并最终在慕容垂的带领下复国。

  对于慕容恪,历史上的评价非常之高,就连作为敌人的东晋桓温、前秦王猛,都对他不吝溢美之词。甚至到了明清之际,史学大家王夫之和晚清第一重臣李鸿章,都对他有很高的评价。从战场上讲,慕容恪一生未尝一败,是名副其实的战神;作为辅臣来讲,他一生兢兢业业,从无非分之想,也不专权,有非常好的政治操守。可以说,他虽然不是皇帝,但是却是真正的无冕之王。只是他的为政风格过于宽厚,对于慕容评这样的狭隘之徒没有打击,对才具文武的慕容垂没有尽力的扶持,对于前燕国内的傲慢豪族没有大力打压,造成了国内矛盾丛生,并慢慢变得不可调和。可以说,日后之所以慕容鲜卑没有成为统一北方的大政权,和他是有不小的关联的。但是毫无疑问,作为一个人来说,慕容恪当得起能臣二字。他的历史魅力,还真没有几个人可以比肩。

相关专题
刘庆贵 扎迪·史密斯 白青 上海宝贝 白羽 白行简 俞平伯 吉伯 从维熙 白少邪 童诗白 江一真 裴度 林景熙 陈沆 贺敬之 纷舞妖姬
相关新闻
相关标签
大雄 贵族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