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东军事网

三兄弟参加红军,多年来杳无音讯,再相见时皆成了开国少将

时间: 2020-07-07 15:18
导读塞上风雨思,城中兄弟情。——元稹《遣行十首》海若无边我作岸,山若无顶你为峰。真正的兄弟是不分贫富尊卑,没有仇恨猜疑,懂得珍惜对方的人。兄弟一场,难能可贵,他们之间的感情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更加浓厚,...

塞上风雨思,城中兄弟情。——元稹《遣行十首》

  海若无边我作岸,山若无顶你为峰。真正的兄弟是不分贫富尊卑,没有仇恨猜疑,懂得珍惜对方的人。

  兄弟一场,难能可贵,他们之间的感情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更加浓厚,无论是出人头地,还是面朝黄土,兄弟依旧还是兄弟!今天要讲的兄弟三人,他们为了共同的理想而各自奋斗着,若干年后再见面时都已经成为了开国少将。

  三兄弟参加红军,多年来杳无音讯

  戴克林、戴克明和程启文三人不是亲兄弟,却胜似亲兄弟,他们之间是堂表兄弟关系,其中戴克林又比戴克明和程启文大两岁。这兄弟三人都出生于湖北红安的农村家庭,他们兄弟三人自幼便无依无靠,相依为命,只因他们家里的妇孺老幼被国民政府害了一大半,而他们则侥幸逃过了一劫。

  1929年,三兄弟中年纪最小的戴克明率先参加到了红军的队伍中,这令年龄稍长的戴克林和程启文心里很不是滋味儿,他们也想参军报国,但却没有合适的途径。

  程启文苦思冥想,想到了自己的表叔程绍山是红军部队的一个队长,于是请求程绍山准许他参兵入伍,程绍山见他参军意愿强烈,也不好拒绝,只好同意了他的请求。

  因为红军时间紧、任务重,所以程启文刚入伍就跟着大部队一起出发了,走之前甚至都没有和自己的表哥戴克林说一声。

  戴克林一直到中午吃饭的时候才听说表弟跟着红军打仗去了,听到这个消息的戴克林放下饭碗一路飞奔地向着红军前进方向追了出去,但最终也没有赶上那支红军队伍。

  过了不久又有一支红军队伍从戴克林所在的村庄路过,戴克林毫不犹豫的加入了这支队伍。虽然戴克林兄弟三人都参了军,并且参军时间地点也相差不多,但是因为不在一个部队,所以后来都天各一方、杳无音讯,以致兄弟三人很长时间都没有机会再相见。

  在那个通讯还不发达的年代,一别可能就是永别。他们兄弟三人都有着视死如归的血性,在战场上英勇杀敌,为祖国立下了汗马功劳。

  戴氏兄弟心有灵犀,阔别十年再次相见

  戴克林和戴克明原名是戴道驹和戴道奎,自1929年分离之后,十年之内未曾谋面,但两人在参军之后都不约而同的改了名,并且所改名字中都含了"克"字,希望"克"服困难、"克"服欲望,并以此明志,相隔千山万水的兄弟,更改的名字却如此接近,这也从侧面说明了兄弟二人的心有灵犀。

  戴氏兄弟在1939年皖南泾县的新四军代表大会上曾有一次短暂的相遇,这次相遇距离上次分别已有十年之久。

  戴克明这次参会身份是新四军四支队的代表,他在报道的时候发现有一个叫戴克林的人,是新四军一个支队的侦察参谋,他当时就感到很奇怪,这个人和自己的名字一字之差,会不会是多年未曾联系的。

  兄弟戴道驹?也和自己一样改了名?观察到这一点的戴克明开始留意戴克林这个人。

  更加巧合的是两个人竟然分到了同一个宿舍,但由于已阔别十年,相貌早已改变,中间又经历了很多大是大非,所以即使得以相见,也没能第一时间认出对方。

  两个人在夜间闲谈中倍感亲切,并且说话口音极其相似,待谈到幼年时代时,两人才惊讶的发现坐在自己对面的就是十年未见的堂兄弟。

  戴氏兄弟表示这次会见没有程启文的参与是一个遗憾,他们很牵挂也很担心程启文,因为不知道程启文现在过得怎么样,是否还安好。大会开完后,兄弟两人又各自回到了自己的部队继续为革命事业奉献出自己的力量。

  以少将身份相认,以勤俭节约立身

  1955年大授衔的时候,戴克林、戴克明和程启文三人都被授予大校军衔,但三人并没有相见,一是授衔是一个庄严的场合,没有叙旧的机会;二是兄弟三人多年未见,即使相见也难以认出地方。

  1964年,戴克林、戴克明两兄弟同时晋升为少将军衔,而程启文则在1961年就晋升为了少将军衔,比戴氏兄弟还要早两年。后来三人均以开国少将的身份相认,说起各自的遭遇,无不感慨世事无常。

  兄弟三人有着相似的经历和秉性,他们在战场从一个毛头小子成长为一个顶天立地的开国少将,中间经历的艰辛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他们用坚定的信念和顽强的毅力走过了成百上千场战斗,为民族解放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他们在乱世中能够独善其身,在建国后依旧相见如故,他们的力量是常人所不能比拟的,他们的故事是会被永远流传的。

  一时间,三兄弟早年参加红军并在建国后少将身份相认的故事开始被各大媒体争相报道,他们的故事也称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与他们在战争中的英勇表现相比,让他们更加为世人所熟知的是他们勤俭节约、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

  因为自幼贫穷,并且经历了战争年代的艰苦,兄弟三人都养成了简朴的习惯,从不铺张浪费,更不用自己的身份作威作福。

  兄弟三人在晚年格外团结,时不时会相聚在一起聊聊天,他们都穿的非常破旧,以前的老衣服也不舍得扔掉,即使是生病了也不舍得花钱。

  一次戴克林生病住院需要做手术,但他却嫌手术费用太高而拒绝手术,后来经过医生、家人和兄弟好言相劝才勉强同意做手术,但是却把不必要的项目和药品都划去了,整个手术过程仅用了数百元,连主治医生都感慨万分。1986年至1994年,兄弟三人相继去世,一代佳话却永留世间。

  海内有缘竞聚齐,事君彼此如兄弟。兄弟之间的感情是最朴素、最纯粹的,不需要山盟海誓的誓言,更不需要经年累月的积淀,只需要患难与共、心系彼此便能成为值得信赖的依靠。

相关专题
曾雍雅 蔡长元 陈云开 苏鲁 赵正洪 韩雅玲 朱良才 叶万勇 约翰·多斯·帕索斯 江一真 钟平 张广才 李中一 张凤岐 普朝柱 陈绳正 陈忠经 许德珩 安子文 郭洪涛
相关新闻
相关标签
参加 少将 开国少将 红军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