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东军事网

刘邦说:谁敢动此人,诛灭九族,然而此人宁愿自杀也不见刘邦

时间: 2020-07-23 14:55
导读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孔子燕赵之士,豪气冲天,慷慨侠义,仗剑行天下,可杀不可辱,使人为之击节高蹈,令人为之掩涕长叹。宋文天祥,与敌相拚,慷慨就义,宁死而不屈,忠诚之心不徒出于一时之激,浩然...

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孔子

  燕赵之士,豪气冲天,慷慨侠义,仗剑行天下,可杀不可辱,使人为之击节高蹈,令人为之掩涕长叹。宋文天祥,与敌相拚,慷慨就义,宁死而不屈,忠诚之心不徒出于一时之激,浩然之气,与日月争光。

  中国自古以来就把气节看得比生命更重要,因为气节是一簇无畏的熊熊烈火,焚烧虚伪;是一阵迅猛的疾风骤雨,力挽狂澜;是一湍激荡的惊涛骇浪,冲刷懦弱。

  高祖刘邦丰功伟业建成之时,封赏众臣,唯有一人不愿接受册封。刘邦放言:谁敢动此人,诛灭九族,但此人宁愿自杀也不见刘邦。功名只作无时看,气节须从险处留,这个人就是田横。

  宁拒不从,率众定居海岛

  田横与从兄田儋、兄长田荣,是秦朝末年齐国故地上的风云人物,三人先后自立为"齐王",曾盛极一时,齐地百姓安居乐业,也曾与楚汉互有角力,共同对抗秦朝,虽然最终还是不幸失败,但也不失为一方之豪杰。

  垓下之战,项羽惨败,刘邦得以得天下,分封王侯,其中也不乏有很多异姓之士,如韩信,彭越等。但唯有田横不愿受封,不仅没有归附刘汉,反而带着五百手下跑到山东一海岛定居,想以此远离纷争,这个海岛就是今天的田横岛。

  刘邦曾言,论运筹帷幄他不如张良,论治理百姓他不如萧何,论率兵作战他不如韩信,但他善于用人。刘邦把有威胁的功臣一一铲除,把没有威胁的名人志士尽力拉拢。田横对刘邦来说就是第二种人,所以刘邦派人去海岛劝说田横,以向天下表示自己求贤若渴的需求。

  刘邦使者来到田横所在海岛,对田横说,天下名人志士无不服从高帝,如若你也愿意归附,可不计前嫌、免除之前的过错。但田横并不领情,他对使者说,之前曾斩杀大将郦食其,且如今郦食其之弟也在汉帝麾下为将,共事较难堪,也放心不下海岛居民,故不敢只身前往,还请皇帝谅解。

  使臣无可奈何,只好暂且回去禀告。田横不愿屈从于刘邦,这是大义;不愿放弃当地百姓,这是大仁;不愿再见郦食其的兄弟,这是大信;巧妙回避刘邦邀请,这是大智

  宁折不弯,不愿苟延残喘

  刘邦得知田横不愿前来,便把郦食其的弟弟叫来说:"朕想让田横归附于我,谁敢动此人,即诛灭九族。"郦食其的弟弟敢怒不敢言,只好悻悻而去。刘邦又把使者唤来,对他说:"你再去一次海岛,务必把田横带来,如果能够归顺,会封他为王侯,如若不来,朕亲率大军铲除海岛。"

  田横得知消息后,很难为情,如果自己不去,刘邦将大军压境,到时整个海岛无辜的居民都将为此丧失生命。为了海岛百姓安危,田横不得不带两个侍从前往洛阳城。虽然田横为了很不情愿的来到了洛阳,但他那颗宁折不弯的气节始终未曾改变。

  在洛阳城外的驿站,田横先找个借口吧把刘邦的使者支开,然后把他的两个侍从叫到身旁,吩咐到:"我曾和刘邦项羽一起反抗秦朝,我们曾是一个层次的主将,项羽在垓下之战惨败,无颜见江东父老,自刎于乌江边,保留了一个好名声,现在刘邦召我来服侍他,我是以一个战败人的身份,是以臣子的名义,这对我来说是奇耻大辱,我不会苟延残喘,更不会去见刘邦。"

  田恒认为,他之前杀死郦食其,所以见到他的弟弟一定会感到惭愧,并且刘邦此次唤他,招贤纳士是假,羞辱他是真,打着招贤的旗号,真实目的就是为了见以前的老对头现在过得怎么样,就是为了显示自己的雄才大略和能力。田横为人耿直不阿,自然不会忍受这样的奇耻大辱,于是他选择了自杀。

  宁死不屈,不愿面见刘邦

  田横把自己宁愿自杀也不愿见刘邦的计划告诉了两位随身侍从,两位侍从也很同意田横的想法。在田横的吩咐下,他先在驿站拔剑自刎,然后让侍从带着他的头颅送往洛阳城内,亲自送给刘邦。

  刘邦见到田横头颅大惊失色,在众臣面前抱头痛哭,虽无从得知刘邦的哭是真心还是假意,但这一举动感动了在场所有人。刘邦命令手下按照王侯将相的待遇厚葬田横。

  田横下葬之后,他的两个侍从也被他那"士可杀,不可辱"的精神深深感动了,于是在他的墓旁挖了两个坑,然后在坑中自杀了,即使死后也要做田横的侍从,可见田横生前的威望和名誉有多高。

  田横自杀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海岛上,五百多居民痛哭流涕,纷纷选择了自杀,他们都保全了自己的气节,宁愿自杀也不投降或归顺,令人感动不已。这段历史,也成为了后世数千年来一直传颂的英雄慷慨就义的典范。如今的田横岛上还有很多田横庙,当地百姓依时祭祀,世世代代怀念田横的高风亮节。

  宁愿轰轰烈烈而死,也不愿在羞辱中苟活,这是中华民族的尊严在个人身上的最高体现。尊严对一个义士来说,是不可尘蔽的阳光,是不容玷污的白布,它植根于绵亘千古的人文精神,它只属于大写的"人",它更是不可亵渎的理性、正义与良知。

  如果说"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是司马迁刚直不阿的风骨,"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是陶渊明愤世嫉俗的风骨,"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便是项羽慷慨悲壮的风骨。

  那么"士可杀不可辱"便是田横舍生取义的风骨,在他的灵魂和心性里,潜蕴着一种高贵的精神禀赋,氤氲着一种坚韧的人格素养。正如后来蜀汉名相诸葛亮对田横的评价一样:"齐之壮士耳,犹守义不辱。"

相关专题
王陵 陆贾 永城 贝娜齐尔·布托 帝王术 太上皇 汉朝 金敬姬 毕福剑 加藤和彦 子婴 苏蔓 埃米尔·迪尔海姆 季布 罗伯特·恩克 陈燕燕 爱米尔·涂尔干 吕臣 萧何 温疥
相关新闻
相关标签
刘邦 自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