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东军事网

秦军很容易战胜匈奴,而汉军则不行,为什么?

时间: 2020-07-24 11:41
导读匈奴被称为“草原第一胡”,根在华夏。战国之前,匈奴的实力并不强,当时被中原称为“猃狁”、“荤粥”等。战国之后,匈奴崛起,开始正式以“匈奴”命名。匈奴之崛起及同秦朝的对抗然而,匈奴之崛起并非一帆风顺。战...

  匈奴被称为“草原第一胡”,根在华夏。战国之前,匈奴的实力并不强,当时被中原称为“猃狁”、“荤粥”等。战国之后,匈奴崛起,开始正式以“匈奴”命名。

  匈奴之崛起及同秦朝的对抗

  然而,匈奴之崛起并非一帆风顺。战国时期,匈奴毗邻赵国,经常滋扰对方。后来,名将李牧用计于雁门关歼10万匈奴骑兵,致使其一蹶不振,数十年没有南下。

  秦始皇吞并六国的时候,匈奴再次崛起,并诞生了第一位单于“头曼”。头曼单于有称“撑犁孤涂单于”,喻意为天子,可同秦始皇比肩。但是头曼时代的匈奴同汉朝时的匈奴不可同日而语。因为头曼时代,匈奴还是小弟级别,经常在月氏与东胡之间受着夹板气,所以头曼单于才会把儿子冒顿送往月氏做人质。

(战国时期的匈奴悄然崛起)

  既然东有东胡,西有月氏,北部有严寒,因此匈奴只能向南扩张。恰好当时的中原大地正在经历“七雄归一”的战争而疏于边境防御,因此匈奴趁虚而入,占领河南地(河套平原)。

  秦始皇一直对进入“家门口”的匈奴耿耿于怀,但是统一天下后没有急于对其用兵。当他第四次巡游得到方士敬献的图谶“亡秦者胡也”后,才决定出兵灭胡。

  秦朝的对匈战争

  公元前215年,秦始皇派蒙恬率30万大军进攻河套平原。匈奴不敌秦军,节节败退。但是头曼单于并不甘心占领的地盘丢失,于是命左贤王率10万人马于杀虎口列阵,自己做为侧应,同秦军展开决战。

(头曼单于)

  蒙恬临危不乱,先是集中兵力迅速包围匈奴左贤王,然后派一部分人马防备头曼单于的背后偷袭。头曼的计划被识破,左贤王身陷绝境,做困兽之斗。最终,头曼作孤注一掷,冲向秦军,双方杀的昏天暗地。但就装备、士气及军事素养而言,秦军略胜一筹,所以头曼单于战败,率残部遁逃。

  此战,匈奴主力遭受重创,秦朝收复河南地,将疆域向北扩展至高阙、阳山、北假一带,并移民屯守,置设郡县。为了防范匈奴卷土重来,蒙恬将原赵国、燕国长城同秦国长城连接,形成一条东到辽东西至临洮长达万里的防御线。

  至此,秦朝同匈奴的战争告一段落,而几乎被打回原形的匈奴只好忍气吞声、从头来过。现实的情况是匈奴还得防范近邻月氏及东胡的侵扰,因此生存状态备受挤压。所以,归纳秦朝之所以很容易打败匈奴原因有三点:一、当时匈奴实力不强;二、月氏、东胡等间接“帮忙”;三、六国旋灭,秦军还保持强劲的战斗力。

  冒顿时代,匈奴的实力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公元前209年,头曼被儿子冒顿射杀。登上单于之位的冒顿开始了一系列的军事改革:

单于之下,由左右骨都侯辅政。左右屠耆王掌管地方行政,左方管理东部,右方管理西部,单于直接管理中部。除单于亲自统领军队外,从左右贤王、谷蠡王、大将、大都尉到左右大当户也都分别统军作战。统领万骑的24个军事首领被称为“万骑长”,万骑以下设置千骑长、百骑长、十骑长、裨小王、相封、都尉、当户、且渠等官职,完整而严密的军政体系建制正式定型。

  所以,冒顿初期,匈奴能作战骑兵已近30万。接下来,冒顿开始大规模的开疆拓土。首先向东将得寸进尺的东胡打回原形,致使其分化并蛰伏于乌桓山与鲜卑山一带;向北击败了浑庾、屈射、丁零部,拓地达贝加尔湖;向西赶走盘居于河西走廊一带的月氏,迫使西域多数王国称臣纳贡;向南征服楼烦、白羊河南王,重新占领河南地。

(西汉时期的匈奴达到鼎盛)

  因此,今非昔比,汉朝所面对的匈奴已经脱胎换骨达到鼎盛,而汉朝初创,又经历多年战乱,民生疲弊、百废待兴,很难同匈奴抗衡。到公元前133年汉匈全面开战时,匈奴经历了从冒顿、老上、军臣、伊稚斜、乌维、儿、斡犁湖等单于,汉朝皇帝则经历高祖刘邦、惠帝刘盈、吕后、文帝刘恒、景帝刘启、武帝刘彻。而从汉高祖的白登之战之后,汉匈双方整整67年没有大规模的冲突,但小摩擦时有发生。在这数十年里,匈奴继续强盛不衰,汉朝国力也蒸蒸日上,所以汉、匈决战已是必然。

  那么,同样对匈奴作战汉军为什么艰难取胜呢?

  一、预判失误,计划不周

  汉朝曾经两次犯了轻敌冒失的错误,一次是白登之战,一次为马邑之谋。白登之战,刘邦30万大军无功而返,马邑之谋同样功亏一篑。原因就是计划不周全,没有临战经验,草草行动,无功而返。再说,匈奴曾经经历过李牧的大败的教训,所以提高了警惕。而汉武帝想复制李牧的成功,但是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具备,所以注定徒劳。

(刘邦剧照)

  二、目标不明确

  马邑之谋后,汉、匈彻底翻脸,匈奴频频扰边,汉武帝派卫青、李广、公孙贺、公孙敖四路出击。结果汉军在明处,匈奴在暗处,汉军千里奔波,匈奴以逸待劳,李广、公孙敖均惨败,公孙贺无功而返,只有卫青于龙城小胜,斩敌数百。此战差强人意,显然汉武帝像是在碰运气,因为他并不知道匈奴的主力在何方,如同瞎人摸象一般,失败也不意外。

  三、战略转变,局部取胜

  公元前127年,汉武帝由“到草原上碰运气”,转变为有目标的进攻。他派卫青、李息率军进攻河南地的匈奴大本营。此战算得上是汉匈开战以来的第一次大胜,卫青斩杀俘虏匈奴数千人,白羊王、楼烦王战败逃跑,汉军剿获牲畜百万余头。

(冒顿单于剧照)

  接下来,匈奴开始反扑,准备夺回河南地,但均被汉军击败。公元前123年,汉朝派七位将军出征匈奴,史称“七将军伐匈奴”。此战共消灭匈奴兵九千余人。公元前121年,汉武帝发动河西之战,匈奴浑邪王投降。盘居于河西走廊一带的匈奴势力被严重打压,致使匈奴对西域诸国的影响力也逐步减小。

  经过上述战争,汉朝只是将匈奴势力逐渐从边境剔除,并打通河西走廊,开始同西域部分国家建立战略同盟,形成对匈奴的战略围攻,但匈奴的主力并没有受到重创。所以汉朝倾十年之功,仅换来的是局部胜利。同时,还招来匈奴更频繁的侵扰,一场决战势在必行。

  四、收官之战并未收官

  公元前119年,汉朝10万大军分两路出击,一路由大将军卫青率领,一路由骠骑将军霍去病率领。其中卫青还统帅李广、公孙贺、赵食其、曹襄等几位将军,采取正面进攻左右包抄策略,计划全歼匈奴单于主力。结果,卫青正面进攻,击败匈奴单于主力,而负责包抄的东路军李广、赵食其则迷失在大漠。因此,虽然霍去病部大获全胜,但依旧没有改变匈奴主力遁逃的事实。因此,漠北之战喜忧参半,遗憾收场。

  漠北之战过后,虽然匈奴受到重创,但汉朝也陷入疲敝,因此双方暂熄刀兵。而当霍去病去世后,汉朝对匈奴的战争陷入被动常态,要么劳师远征、无功而返,要么损兵折将,惨不忍睹。而当汉武帝起用贰师将军李广利之后,汉朝的几次出击皆以失败告终。在汉武帝有生之年,也没有改这个局面。

汉武帝

  汇总题目:

  综上所述,除汉军战略布署失当、致使对匈奴战线拉长外,汉军艰难取胜的原因就是匈奴太过强大。所以,汉朝也不可能一蹴而就。更何况当年秦军对匈战争虽然战绩不俗,但并没有从根从上解决匈奴问题,要不然也就不用修筑长城据守了。

相关专题
窦宪 扈辄 西戎 高建群 李敢 赵破奴 秦始皇 马踏匈奴 蒲立本 赵雍 蒙恬 刘聪 曹丕 刘庄 曹操 汉节 商鞅
相关新闻
相关标签
匈奴 秦军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