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东军事网

李世民执意处斩单雄信,徐懋功拿一块肉替他送行,为大唐埋下祸根

时间: 2020-07-27 17:02
导读导语:首先咱们先解释一下李世勣,他原名叫原名徐世勣,字懋功,所以也称为徐懋功。后来因为功劳得到封赏,又被赐姓李,因避讳李世民,所以最终被称为李勣。为方便读者阅读,本文当中全部以徐懋功做其称谓。《资治通...

  导语:首先咱们先解释一下李世勣,他原名叫原名徐世勣,字懋功,所以也称为徐懋功。后来因为功劳得到封赏,又被赐姓李,因避讳李世民,所以最终被称为李勣。为方便读者阅读,本文当中全部以徐懋功做其称谓。

《资治通鉴》:初,李世勣与单雄信友善,誓同生死。及洛阳平,世勣言雄信骁健绝伦,请尽输己之官爵以赎之,世民不许。世勣固请不能得,涕泣而退。雄信曰:「我固知汝不办事!」世勣曰:「吾不惜余生,与兄俱死;但既以此身许国,事无两遂。且吾死之后,谁复视兄之妻子乎?」乃割股肉以啖雄信,曰:「使此肉随兄为土,庶几犹不负昔誓也!

  上文引用乃是《资治通鉴》中的一段,主要记载的是单雄信与好兄弟徐懋功之间,人生最后接触的事 迹。

  早些年,徐懋功与单雄信是一对拜把子兄弟,发誓一生互帮互助,同生共死。所以,李世民将洛阳攻下来之后,徐懋功赶紧对李世民说自己的这位兄弟好话,说他骁勇善战,并且承诺愿意用自己的官爵富贵换单雄信一条命,但是李世民没同意。

  徐懋功见李世民不同意,知道他兄弟单雄信这一次难逃一死,于是痛哭着离开了。

  此刻单雄信已经是李世民的阶下囚,当徐懋功去见他的时候,得知徐懋功没能救他,埋怨了一句:“我就知道你不办事!”

  徐懋功对单雄信是偶,“我不是舍不得后半辈子而贪生怕死,自古忠义难两全,我的身体不仅是个人,还是国家的。最重要的是,要是我死了,你的妻子和儿子谁照顾呢?”

  说到这里,徐懋功挥刀割下自己大腿上的一块肉给单雄信吃,说:“让这块肉陪你一起在地下长眠,也算不辜负我们当年的誓言了。”

  徐懋功给单雄信的肉,代表徐懋功与单雄信同生共死,算是没违背当年的誓言。但是肉毕竟就是肉,最后死的还是单雄信,徐懋功活得好好的。不过,徐懋功在瓦岗兄弟当中,算是好的了,毕竟他确实为单雄信出过力,也确实因为兄弟情付出一块肉,并且因此感动李世民,保全了单雄信的血脉,只斩了他一人而已。

  李世民的手底下得力干将很多,文武将才比比皆是,徐懋功、秦琼、程咬金等等,其中不乏大量瓦岗寨的老兄弟,这些人在投奔李世民之前,也有不少人跟过王世充,是李世民昔日的敌人。但是李世民十分大度,不仅接纳他们,还视他们为自己的心腹。

  但是到单雄信的时候,李世民的大度似乎用光了,哪怕不惜“得罪”徐懋功,最终也没绕过单雄信,将他处死了。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这种说法在目前来看,应该是流传最广的一种说法,因为许多影视作品都以此为剧本演绎,塑造一个英雄义气形象的单雄信。在《说唐》中有一段描述,正是徐懋功对李世民解释单雄信不会归降的原因。“那雄信与主公有仇。昔日圣上在楂树岗,射死他的兄长单雄忠,他誓死不投唐。”

  这件事情是这样,当时的李渊去太原上任,但是却被宇文述猜忌,遂派人在半路扮成强盗截杀李渊,彻底免除后顾之忧。令宇文述没想到的是,李渊打起仗来很猛,把这群“强盗”打的四散逃跑,本来好好的一场截杀,却变成了李渊对他们的追杀。

  李渊追了半天不见人影了,就骑马返回自己的队伍,结果在路上遇到一骑急速奔袭,直奔他的方向而来,李渊以为是要杀他的人,就拈弓搭箭射过去,那“强盗”应声落马,正是单雄信的哥哥单雄忠。

  所以,李渊杀单雄信的哥哥,是一场误会,并非是针对单家的行动。这种事情或许放在我们平常人家无法接受,但是他们身处高位的人,自然不会因为一件这样的事情去影响大事的判断。如果说李世民因此必须杀单雄信,太过牵强。

  不过,要说李世民杀单雄信真因为私仇的话,另一件事,可能才是真正让单雄信和李渊无法共处的事件。

  公元579年,这个时间还属于北周时期,当时有一个人名叫单禹,做了东昌府的守将。公元581年,这一年是大隋朝的开皇元年,强大的隋朝自然不允许有人在自己的卧榻之侧酣睡,就派一位将领攻打东昌府。

  隋朝的带兵将领正是李渊,而东昌府守将单禹则是单雄信的父亲,二人激战七天七夜,最终单禹战败被俘,但是单禹是一条汉子,誓死不降,被李渊给杀了,至此,单李两家,算是有了血债。

  除此之外,单雄信还有一点不受人待见,那就是他历史上的形象,并没有演义中那么光辉伟大,演义中他的形象,更像是以他父亲为原型塑造。都说虎父无犬子,单禹的儿子单雄信,其实就是一个“犬子”。

  当年瓦岗寨的老大是翟让,后来李密来了,翟让佩服李密的才能,将一把手的位置让给了他。李密上位之后,重用了两个人,一个是徐懋功,另一个就是单雄信。

  后来,李密怕翟让伺机回大权,就趁宴请翟让的时候,将翟让给杀了,当时翟让身边的两位重要跟随人员,正是徐懋功和单雄信,但是有一点却大为不同,在李密动手杀翟让后,徐懋功拔刀反击,身受重伤。而单雄信的表现却让人意外,他没有反抗,反而是跪地磕头求活命。

  李密虽然最终赦免了他,还封他左武候大将军,但是在《资治通鉴》中,却有一段房彦藻的记载,他当时力劝李密除去单雄信,因为他觉得单雄信这个人“轻于去就”,所以才“劝密除之”;只不过“密爱其才,不忍也”,这才保住一条命。

让部将徐世勣为乱兵所斫,中重疮,密遽止之,得免,单雄信等顿首求哀,密并释而慰谕之。

  可见,单雄信其实远没有他父亲单禹的英雄气概,甚至连一条铁铮铮的汉子都称不上。反观李世民手下的其他瓦岗兄弟,基本都是好汉,绝不会干出跪地求饶这样的丑事。或许这才是李世民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留他的原因。

相关专题
宋铭宇 高谈圣 温大雅 李渊 宋师道 公孙武达 常何 王君廓 沈傲君 北也也 婠婠 殷峤 骠骑大将军 虞世南 刘德威 焦晃 黄祖权 肖伟 袁茵 刘武周
相关新闻
相关标签
单雄信 大唐 徐懋功 李世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