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东军事网

滇军将领陇耀之子回忆随父到越南受降:整个河内沸腾

时间: 2020-09-03 17:53
导读 都市时报记者 庞继光  我1941年6月生于湖南长沙,当时正值第二次长沙保卫战,父亲所在的60军,正和日军血拼。后60军调回云南,组建了“滇南防线”。原来日军在中国大陆战场屡不得手,于是策划组织“昆明战役”,...

 都市时报记者 庞继光

  1941年6月生于湖南长沙,当时正值第二次长沙保卫战,父亲所在的60军,正和日军血拼。后60军调回云南,组建了“滇南防线”。原来日军在中国大陆战场屡不得手,于是策划组织“昆明战役”,用50万兵力的强大兵团,从越南打到昆明,再下重庆。从地图上看,滇南不像滇西有怒江天险。杀到昆明真是无防可守,蒙自、个旧、开远、建水、玉溪,全是云南富饶之地。真是一剑封喉!为什么日军没有杀出这一剑,反而绕道从滇西进攻腾冲、保山,那离昆明远着呢?原因就在日军的老对手60军,已在滇南组建了坚不可摧的防线等候着日军了。

  60军大战后调云南驻防

  60军早在1939年台儿庄战役第二阶段,给日军王牌军第五、第十师团以重击。核心阵地禹王山,坚守26天,杀得日军尸横遍野,日军硬是没打上来。直到滇军完成任务主动撤离,日军惊呼:“蛮子军”、“天军”(滇军之误读)、“中国唯一的铁军”,“其作战方式不像中国军队!”抗战以来,日军没有攻不下的高地,而禹王山成了日军的伤心之地!

  后来60军又参加武汉保卫战,大战阳当。长沙保卫战、南昌保卫战,杀出了国威、军威,为云南各族人民争了光。有这支英雄部队防守滇南,所以抗战中才显得“滇南无战事”。

  美军雇问团及盟军高级将领到父亲部队视察,此时父亲已于1944年提升为60军21师少将师长。而抗战开始,他仅是60军警卫营营长,由于屡立战功,不断升迁。

  当时父亲的部队实战汇报,对当面一个日军的高地展开进攻。炮火准备后,突击连冲上去,官兵杀声震天,气势如虹,高地上手提机枪、汤姆生冲锋枪、M-1卡宾枪声响成一片,还有美式火箭筒“巴祖卡”摧毁日军地堡的爆炸声。不久,高地被拿下,美军将军惊呼:“中国军队的战斗力、军事素质,是世界一流的,日军想突破滇南防线没希望,倒是他们自己要小心了。”英军司令说得更直白:“如果我是日军指挥官,叫我突破滇南防线,我就自杀!”。

  滇南未经大规模战役,而粉碎了日军“昆明战役”的意图。60军功不可没。可惜这一段历史,没有好好发掘出来。

  我也一直随军,在滇南防线的要点上,如个旧、卡房等走了好几个地方。美军顾问和父亲关系很融洽,开始叫他“陇将军”,后来他们发现他像田纳西州的州长,干脆叫他“州长”。

  随父亲到越南受降

  1945年8月,日军投降了,60军到越南受降。这是中国军队百年来首次出国受降,是极大的荣耀,是云南人民的光荣。部队从云南金平誓师,向越南海防进发。由于没有任何交通手段,唯一方法是穿越原始森林。

  父亲和战士们一样,同原始森林进发。滇军喜爱的景颇族长刀,成了穿越原始森林的利器。穿过原始森林,父亲的21师直扑海防港,184师占领另一大港岘港。父亲他们从云贵高原一直杀到太平洋海边。

  父亲到海防后,我和母亲、弟弟,从昆明乘坐“飞虎队”的C-47军用运输机改装的临时客机,和一群参加受降仪式的记者,直飞越南。

  到越南后,我们一家住在海防的一幢别墅里,据说是原总督的。

  日军投降仪式在9月28日河内举行。我是家属小孩,自然不能进会场,但那天一早,副官驾着军用吉普,带着我和一个卫士赶往河内。河内距海防很近,不一会就到了。进到河内,到处都是头戴美国钢盔、肩挎汤姆生冲锋枪和M-1卡宾枪的士兵,把守了各个交通要道口。

  仪式在总督府举行。府前旗杆,拉下4条斜绳,挂满了万国旗。而两旁,则挂中、美、英、苏4国国旗。据父亲说,大礼堂内部中央,挂国民党旗及孙总理遗像,典型的中国主场!

  60军团以上军官都参加了仪式。这些军官,哪个不是在战场上和日军血拼而有今天的,心情自然万分激动。

  投降的日军有3万人,仅相当于一个师团的兵力。而中国军队兵强马壮,仅60军就足足5万多人。

  整个河内沸腾了,挤得人山人海。我们的车只有艰难前行。父亲说开完会不得了,外面早挤满了华侨和当地人士。都想一睹中国将士的风采。想想越南被日本侵占,华侨的艰难,一个老华侨拉着父亲的手,流着泪,高兴得说不出话来。只会说:“太解气了,太解气了!”

  我想吃水果,卫士下去买,给钱,小贩竟不要,送我们吃了。他哪儿是来做生意的,完全是来送的。

  汽车不小心挂到一个穿白衬衣戴眼镜的男子,副官大惊,忙停车,不想那男子爬起来,一脸笑容,说:“没关系,没关系。”

  父亲陇耀当到将军九死一生

  “我父亲有点牛,虽然在四川出生,但12岁起在昭通鲁甸生活,后来成为孤儿,在部队从士兵做到将军。但奇怪的是,他一点伤也没有,在枪林弹雨中,这也是一个奇迹。”现在想想,可以说,我父亲一生都是传奇。

  1928年,父亲到昆明当了龙云的随从侍卫,从此投身滇军。从军不久,考上军官候补生队。后来蒋介石得知该队宣传进步思想,即派人来昆查处,抓捕了一批进步教官。父亲带着一批同学,从学校的一个暗洞里逃出,投奔当时98师师长兼警备司令卢汉。后被编入98师军事队,参加广西之战。回滇后,被任命为98师第3旅6团2连排长。

  1937年“七七”事变后,云南60军开赴抗日前线,血战台儿庄。父亲任60军警卫营营长,在战斗中英勇作战,立下功劳,被卢汉任命为特务团团长。部队进驻湖南后,父亲遭到暗害,于1940年5月份被关押在长沙上吴的陆军监狱,时值日本飞机轰炸长沙,险些丧命。卢汉得知后,派人将他营救出狱。

  后来,父亲被任命为4旅8团团长,驻防个旧,于1944年升任60军21师师长,日本投降后,于1945年开赴云南受降。1946年4月,60军陆续到达东北。1948年10月16日深夜,曾泽生、陇耀等人率领60军通电起义。至此,长春和平解放。

滇军将领陇耀之子回忆随父到越南受降:整个河内沸腾60军建军时期军、师领导合影,前排左起:军政委徐文烈、第149师师长陇耀、第150师师长李佐;后排左起:第148师师长白肇学、军长曾泽生、军部秘书长刘惠之。

  长春和平解放后,父亲任中国人民解放军50军149师师长,南下参加解放重庆之战,1951年任中国人民解放军重庆第二步兵学校物资保障部副部长;1955年转业到地方,到四川乐山工作。

  1977年8月,陇耀因病逝世于乐山,享年69岁。

  口述人

  陇涤湘

  生于1941年

  60军抗日将领陇耀之子

  现居昆明来源都市时报)


相关专题
阮功丹 越南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 陈昑 杨日礼 阮福晈 黄文欢 卢汉 黎德英 唐继尧 阮文鸾 罗炳辉 陈大光 陈英雄 阮惠 宇文虚中 陈国峻 杜伯巳 文进勇 吴廷可 黎贵惇
相关新闻
相关标签
河内 沸腾 滇军 越南
回到顶部